《 香 港 經 濟 日 報 》 訪 問 「 卓 思 廊 」 復 康 用 品 專 賣 店 ( 南 京 街 ) 店 務 員 金 妙 珊 小 姐 返 回 上 頁

心 理 病 患 過 來 人 , 細 說 重 投 社 會 經 過

有 說 休 息 是 為 了 走 更 長 的 路 , 對 一 些 心 理 曾 患 「 疾 病 」 的 人 來 說 , 這 句 話 絕 對 正 確 。

只 不 過 , 精 神 病 康 復 者 或 弱 勢 人 士 曾 一 度 人 際 退 縮 、 對 工 作 能 力 失 去 信 心 , 當 他 們 要 重 投 工 作 , 所 面 對 的 困 難 及 身 心 壓 力 , 往 往 不 足 為 外 人 道 。

但 過 來 人 的 經 歷 是 最 好 的 引 證 — — 他 們 絕 對 可 以 重 新 融 入 社 會 生 活 。

來 到 金 妙 珊 工 作 的 店 舖 「 卓 思 廊 」 復 康 用 品 專 賣 店 ( 南 京 街 ) 找 她 , 慶 幸 該 時 段 的 客 人 不 多 , 使 我 們 可 以 專 心 對 話 。 阿 珊 經 常 說 不 懂 得 說 話 , 但 她 實 在 謙 虛 , 她 娓 娓 道 來 關 於 自 己 的 故 事 , 讓 人 聽 得 投 入 。
小 時 候 的 阿 珊 深 被 中 國 舞 吸 引 , 原 因 是 從 電 視 看 到 有 人 跳 中 國 舞 跳 得 好 看 , 所 以 憧 憬 成 為 出 色 的 跳 舞 者 。 升 中 後 , 終 有 機 會 參 加 校 外 的 舞 蹈 課 程 , 修 讀 民 俗 古 典 舞 蹈 , 她 很 用 心 學 習 。 由 於 習 舞 多 年 經 驗 又 豐 富 , 她 完 成 學 業 後 順 理 成 章 當 上 舞 蹈 老 師 , 經 常 到 不 同 的 中 、 小 學 校 教 授 中 國 舞 。 能 夠 將 興 趣 發 展 成 事 業 , 阿 珊 當 然 感 到 高 興 , 甚 至 不 介 意 走 到 新 界 偏 遠 的 學 校 開 班 。

當 一 切 看 似 美 好 之 際 , 她 卻 不 知 何 故 感 到 身 心 疲 累 。 「 自 90 年 開 始 有 頭 暈 暈 、 無 法 集 中 精 神 、 常 忘 記 約 會 的 情 況 發 生 。 每 次 下 課 後 都 極 度 疲 倦 , 無 胃 口 進 食 , 那 時 無 留 意 自 己 的 心 理 狀 態 。 直 至 95 年 左 右 , 家 人 見 我 身 體 愈 來 愈 差 , 叫 我 留 在 家 中 休 養 並 照 顧 兄 姐 的 子 女 , 於 是 自 此 不 再 教 跳 舞 , 只 負 責 照 顧 小 朋 友 。 」

離 開 原 先 工 作 後 , 她 失 去 人 生 目 標 , 加 上 照 顧 小 朋 友 的 壓 力 , 令 她 的 精 神 愈 來 愈 差 , 甚 至 出 現 幻 聽 。 「 記 得 97 年 開 始 經 常 聽 到 有 人 在 鬧 交 , 聲 音 很 實 在 , 自 己 也 跟 着 罵 。 那 些 聲 音 常 在 我 獨 自 一 個 時 出 現 , 與 小 朋 友 一 起 卻 不 會 , 不算 太 滋 擾 我 , 所 以 一 直 無 理 會 。 」

阿 珊 在 2002 年 接 受 痛 症 科 治 療 , 她 跟 當 時 的 醫 生 提 到 自 己 聽 到 聲 音 , 因 而 被 轉 介 見 精 神 科 , 確 定 她 有 思 覺 失 調 。 「 回 想 當 時 , 我 不 太 察 覺 到 自 己 的 精 神 問 題 , 只 是 旁 人 看 到 我 會 自 言 自 語 。 但 我 真 的 聽 到 有 人 對 我 說 : 『 死 八 婆 』 , 才 急 着 回 應 : 『 你 做 咩 鬧 人 ? 』 到 了 後 來 , 我 見 到 把 刀 都 驚 , 怕 自 己 聽 到 聲 音 後 會 做 出 甚 麼 來 。 」

最 終 , 阿 珊 要 服 食 精 神 科 藥 物 , 但 藥 物 產 生 副 作 用 , 她 的 日 常 生 活 變 得 舉 步 維 艱 , 意 志 更 加 消 沉 , 後 來 轉 了 多 種 藥 物 , 病 情 有 改 善 , 漸 漸 已 停 了 藥 。 「 不 久 後 已 聽 少 了 聲 音 , 就 算 聽 到 , 也 覺 得 聲 音 與 我 無 關 , 慢 慢 地 不 用 再 接 受 治 療 。 」

隨 着 家 中 的 小 朋 友 長 大 , 阿 珊 的 精 神 狀 態 亦 有 進 步 , 她 開 始 計 劃 重 投 社 會 , 先 在 日 間 醫 院 接 受 職 業 治 療 , 後 被 轉 介 到 香 港 心 理 衛 生 會 接 受 輔 助 就 業 訓 練 , 期 間 也 修 讀 僱 員 再 培 訓 局 的 課 程 , 但 當 時 她 自 信 心 仍 不 足 , 未 有 找 工 作 。 直 至 3 年 前 現 時 工 作 機 構 有 店 務 員 空 缺 , 她 才 有 機 會 正 式 工 作 。

提 到 這 份 工 , 阿 珊 特 別 興 奮 。 「 我 對 這 兒 的 工 作 深 感 興 趣 , 因 為 爸 爸 於 數 年 前 中 風 , 我 不 懂 得 處 理 , 但 這 店 的 用 品 , 正 是 爸 爸 需 要 的 , 促 使 我 用 心 學 習 , 盡 量 知 道 多 些 東 西 , 除 了 幫 到 家 人 外 , 又 幫 助 到 客 人 , 很 有 滿 足 感 。 」 她 表 示 , 初 時 覺 得 自 己 表 現 麻 麻 , 例 如 不 知 道 怎 樣 向 客 人 介 紹 貨 品 , 只 跟 着 資 料 說 出 來 。 後 來 才 懂 得 先 聆 聽 客 人 的 需 要 , 再 為 他 們 提 供 適 合 的 用 品 。 「 漸 漸 地 掌 握 好 了 , 日 常 工 作 可 以 應 付 , 說 話 更 流 暢 , 自 信 心 增 加 。 不 過 我 覺 得 工 作 只 處 理 到 60% - 70% , 會 繼 續 努 力 。 」

自 重 投 社 會 後 , 她 的 生 活 變 得 豐 富 , 除 工 作 外 , 也 會 跟 同 事 外 出 吃 飯 。 「 以 前 疲 倦 到 覺 得 負 荷 不 到 , 朋 友 約 我 都 不 出 去 , 與 世 隔 絕 。 現 在 較 精 神 飽 滿 , 會 多 找 舊 同 學 、 老 師 , 有 社 交 生 活 的 感 覺 很 好 。 」 她 也 自 覺 改 變 了 不 少 。 「 從 前 的 我 很 單 一 , 跳 舞 是 自 己 喜 歡 , 教 小 朋 友 亦 是 自 己 想 的 , 一 切 從 自 我 出 發 。 現 在 則 不 同 , 有 時 收 到 客 戶 投 訴 , 會 識 得 從 對 方 的 角 度 來 看 , 體 諒 多 了 , 不 會 太 執 着 , 人 也 開 心 些 。 其 實 初 入 職 時 , 曾 參 加 減 壓 課 程 , 學 識 放 鬆 自 己 , 對 應 付 工 作 壓 力 有 幫 助 。 」

曾 幾 何 時 , 阿 珊 的 家 人 非 常 擔 心 她 今 生 都 會 在 那 個 狀 態 , 直 至 見 到 她 自 工 作 後 心 境 上 的 轉 變 , 頓 時 放 下 心 頭 大 石 , 並 為 她 感 到 欣 慰 。 雖 然 因 工 作 而 陪 伴 媽 媽 的 時 間 減 少 , 但 媽 媽 十 分 支 持 她 , 每 天 會 在 家 中 等 她 收 工 再 一 起 聊 天 , 關 係 比 從前 更 親 密 。 阿 珊 直 言 , 因 為 之 前 的 經 歷 , 對 於 現 在 的 一 切 , 不 論 工 作 、 家 人 關 係 、 健 康 等 , 都 會 更 加 珍 惜 。

《 香 港 經 濟 日 報 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