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 個 「 社 企 人 」 的 故 事

六 位 在 「 明 途 聯 繫 」 工 作 的 僱 員 , 雖 然 在 人 生 過 程 中 面 對 著 精 神 或 肢 體 上 的 障 礙 , 但 他 們 透 過 工 作 , 重 拾 了 自 信 , 改 善 人 際 及 家 庭 的 關 係 。





潘 志 偉 先 生
「 卓 思 廊 」 北 區 醫 院 便 利 店 高 級 店 務 員

衝 出 圍 牆  助 人 自 助

就 讀 中 五 時 被 診 斷 患 上 精 神 分 裂 症 的 志 偉 , 於 2000 年 因 病 發 而 入 院 就 醫 。 出 院 後 , 志 偉 便 展 開 五 年 漫 長 的 頹 靡 生 活 。 絕 大 部 份 時 間 , 志 偉 都 把 自 己 困 在 家 中 的 四 面 圍 牆 內 , 抗 拒 與 外 間 再 牽 上 半 點 聯 繫 。 即 使 中 途 曾 泛 起 一 絲 進 修 的 念 頭 , 卻 仍 是 因 缺 乏 動 力 而 放 棄 。

2005 年 , 志 偉 藉 著 輔 助 就 業 服 務 的 轉 介 , 獲 得 一 份 醫 院 的 庶 務 實 習 工 作 。 可 惜 , 願 意 重 新 與 世 界 接 軌 的 志 偉 ,卻 因 不 能 面 對 工 作 壓 力 而 辭 職 , 自 信 心 再 跌 至 谷 底 。

幾 經 轉 折 , 志 偉 獲 轉 介 到 「明 途 聯 繫 」 位 於 北 區 醫 院 的 「 卓 思 廊 」 便 利 店 擔 任 學 員 , 隨 後 再 到 復 康 店 接 受 訓 練 。 2006 年 8 月 , 志 偉 終 於 憑 著 努 力 , 讓 人 生 曙 光 重 新 展 露 , 成 為 北 區 醫 院 「 卓 思 廊 」 便 利 店 的 正 式 職 員 。

「我 要 衷 心 感 謝 家 人 的 支 持 和 關 懷 , 讓 我 能 重 新 站 起 來 。 我 也 很 感 激 『 明 途 聯 繫 』 聘 請 我 為 員 工 , 在 這 裏 工 作 已 經 六 年 , 我 學 懂 與 別 人 相 處 之 道 。 上 司 與 員 工 之 間 的 關 愛 , 讓 我 尋 回 工 作 的 動 力 。 現 在 , 我 還 肩 負 起 教 導 學 員 的 責 任 。 看 見 他 們 每 天 都 在 進 步 , 我 實 在 非 常 欣 慰 。 」

林 月 娥 女 士
醫 管 局 職 員 合 作 社 店 務 主 任

毋 懼 歧 視 吐 氣 揚 眉

娥 姐 曾 獲 聘 於 私 人 機 構 任 職 ,惟 因 行 動 不 便 , 屢 遭 同 事 們 質 疑 她 的 工 作 能 力 ,令 娥 姐 飽 受 被 歧 視 之 苦 。 後 來 因 為 行 業 式 微 , 娥 姐 無 奈 地 被 公 司 解 僱 。 適 逢 丈 夫 亦 因 腰 傷 不 能 工作 ,家 庭 頓 時 失 去 經 濟 支 持 , 要 靠 綜 援 維 持 生 計 。

雖 然 多 個 困 境 在 一 瞬 間 悄 然 來 襲 , 但 刻 苦 耐 勞 的 娥 姐 絕 不 輕 言 放 棄 。 她 希 望 自 力 更 生 , 於 是 積 極 找 尋 工 作 。 可 惜 其 後 數 份 工 作 . 都 因 為 與 同 事 們 的 意 見 有 分 歧 而 離 職 。
在 一 次 偶 然 的 機 會 下 , 娥 姐 接 觸 到 「 明 途 聯 繫 」 , 於 2008 年 起 到 「 卓 思 廊 」 復 康 店 任 職 。 由 於 工 作 表 現 理 想 , 與 同 事 合 作 無 間 , 終 在 2011 年 被 「 明 途 聯 繫 」 安 排 到 「 醫 管 局 職 員 合 作 社 」 擔 任 店 長 。 以 前 因 工 作 挫 折 被 踐 踏 得 破 碎 的 自 信 心 , 終 於 重 新 啟 動 了 。

「 在 『 明 途 聯 繫 』 工 作 的 四 年 間 , 我 很 感 激 同 事 們 對 我 的 包 容 。 與 我 之 前 任 職 的 機 構 相 比 , 『 明 途 聯 繫 』 同 事 之 間 的 關 係 實 在 和 諧 許 多 。 我 很 感 謝 『 明 途 聯 繫 』 給 予 我 機 會 接 受 不 同 的 挑 戰 , 令 我 變 得 積 極 和 快 樂 。 讓 我 最 欣 慰 的 是 , 我 的 工 作 令 到 女 兒 受 到 啟 發 , 她 立 志 要 幫 助 弱 勢 社 群 , 從 事 社 會 工 作 。 」

宣 庭 智 先 生
「 卓 思 廊 」 明 愛 醫 院 復 康 生 活 幹 線 店 務 主 任

重 拾 生 命 尋 覓 真 愛

Henry 於 2006 年 時 被 診 斷 患 上 抑 鬱 症,從 此 展 開 人 生 最 黑 暗 歲 月 的 序 幕。在 情 緒 病 影 響 下, Henry 無 法 控 制 極 端 的 負 面 思 想 , 更 一 度 想 放 棄 自 己。幸 得 家 人、醫 生 及 社 工 的 不 離 不 棄,Henry 才 有 勇 氣 重 整 自 己 迷 失 的 人 生。

在 2008 年 加 入 「 明 途 聯 繫 」 的 Henry,接 受 訓 練 後 被 安 排 到 博 愛 醫 院 「 卓 思 廊 」 便 利 店 擔 任 高 級 店 員。因 為 藥 物 的 關 係,令 到 Henry 的 記 憶 力 衰 退,工 作 上 出 現 困 難。在 同 事 們 的 諒 解 及 幫 助 下, Henry 終 能 慢 慢 掌 握 對 貨 品 的 認 識,更 漸 漸 受 到 上 司 的 賞 識,被 派 到 明 愛 醫 院 「 卓 思 廊 」 復 康 生 活 幹 線 擔 任 店 長。

由 於 要 重 新 學 習 管 理 店 舖 的 日 常 營 運 和 協 調 員 工 之 間 的 工 作 , 令 Henry 感 到 很 吃 力 , 引 致 當 時 的 情 緒 十 分 低 落 , 並 萌 起 放 棄 的 念 頭 。 幸 好 有 信 仰 的 支 持 , 同 事 們 的 關 心 , Henry 終 能 走 過 困 境 , 勝 任 店 長 之 職 。

「 我 覺 得 『 明 途 聯 繫 』 就 像 一 個 大 家 庭 , 同 事 之 間 都 存 在 愛 , 人 情 味 濃 厚 。 我 很 高 興 見 到 同 事 們 處 事 較 以 前 成 熟 , 希 望 日 後 可 以 與 他 們 繼 續 互 相 學 習 , 一 起 成 長 。 到 『 明 途 聯 繫 』 工 作 之 後 , 我 與 家 人 的 關 係 得 到 改 善 , 比 以 前 發 病 住 院 的 時 候 更 親 密 。 而 最 大 得 著 是 在 『 明 途 聯 繫 』 遇 到 我 的 太 太 。 是 她 , 讓 我 可 以 在 感 情 路 上 重 新 出 發 。 我 好 感 謝 她 一 直 在 我 身 邊 支 持 和 鼓 勵 我 。 因 為 愛 令 我 們 互 相 包 容 , 互 相 依 靠 。 」

金 妙 珊 小 姐
「 卓 思 廊 」 復 康 生 活 幹 綫 ( 南 京 街 ) 店 務 員

忘 記 背 後   勇 闖 新 路

原 是 一 位 舞 蹈 老 師 的 珊 , 因 為 長 年 累 月 的 傷 患 而 要 放 棄 自 己 最 熱 愛 的 工 作 , 留 在 家 中 休 養 並 照 顧 兄 姐 的 子 女 。 由 於 失 去 人 生 目 標 , 加 上 照 顧 小 朋 友 的 壓 力 , 令 精 神 非 常 疲 憊 的 珊 開 始 出 現 幻 聽 。 2002 年 , 珊 终 於 需 要 接 受 醫 生 的 治 療 。 由 於 藥 物 產 生 副 作 用 , 令 珊 的 日 常 生 活 舉 步 維 艱 , 意 志 更 加 消 沉 。

直 至 2009 年 , 珊 接 受 香 港 心 理  生 會 的 就 業 輔 導 服 務 , 之 後 被 介 紹 到 南 京 街 「 卓 思 廊 」 復 康 生 活 幹 線 工 作 。 從 未 接 觸 過 復 康 用 品 的 珊 , 在 入 職 初 期 也 擔 心 自 己 應 付 不
來 。 幸 在 上 司 帶 領 之 下 , 珊 對 產 品 的 認 知 逐 漸 增 加 , 開 始 懂 得 及 有 勇 氣 回 答 客 人 的 查 詢 。

曾 經 以 為 跳 舞 就 是 生 命 中 的 一 切 , 要 放 棄 跳 舞 就 彷 彿 失 去 生 命 一 般 。 但 是 加 入 「 明 途 聯 繫 」 之 後 , 對 比 之 前 教 跳 舞 時 的 心 理 狀 況 , 珊 的 心 境 變 得 更 為 祥 和 。 原 來 , 只 要 有 勇 氣 放 眼 世 界 , 就 有 機 會 發 現 更 多 美 麗 的 道 路 。

「 加 入 『 明 途 聯 繫 』 之 後 , 姊 姊 看 見 我 心 境 上 的 轉 變 , 也 為 我 感 到 欣 慰 。 雖 然 媽 媽 會 埋 怨 我 因 工 作 而 不 能 時 常 陪 伴 她 , 但 我 知 道 她 心 底 裏 是 支 持 我 的 。 因 為 之 前 的 經 歷 , 令 我 更 加 珍 惜 健 康 。 」

郭 佩 琳 小 姐
「 卓 思 廊 」 屯 門 醫 院 復 康 用 品 專 賣 店 店 務 員

良 師 善 導 再 現 和 諧

琳 琳 於 2005 年 因 為 情 緒 病 發 而 需 要 入 院 治 療 , 令 她 一 度 以 為 康 復 會 是 一 條 漫 長 而 難 見 出 口 的 路 。 直 至 2007 年 , 琳 琳 到 香 港 心 理 衞 生 會 接 受 訓 練 後 , 被 轉 介 到 「 明 途 聯 繫 」 於 屯 門 醫 院 「 卓 思 廊 」 便 利 店 工 作 。 後 來 新 店 長 上 任, 琳 琳 因 為 想 爭 取 表 現 , 令 自 己 承 受 龐 大 壓 力 , 結 果 在 工 作 上 不 斷 犯 錯 。 幸 好 店 長 沒 有 責 備 琳 琳 , 反 而 在 循 循 善 導 下 令 她 不 斷 進 步 。

店 長 除 了 在 工 作 上 幫 助 琳 琳 , 還 為 她 解 開 與 家 人 關 係 不 好 的 癥 結 所 在 。 以 前 , 琳 琳 認 為 只 要 在 經 濟 上 支 持 家 庭 , 便 履 行 了 作 為 女 兒 的 責 任 。 她 對 家 人 的 感 受 漠 不 關
心 , 更 常 因 小 事 與 家 人 發 生 爭 執 。 但 店 長 耐 心 地 與 琳 琳 分 析 問 題 , 讓 她 發 現 爭 執 的 起 因 是 源 於 自 己 惡 劣 的 態 度。 自 此 琳 琳 學 懂 改 變 自 己 的 言 行 , 孝 順 父 母 , 以 真 心 去 愛 家 人 。 現 在 , 能 夠 與 家 人 和 諧 地 相 處 , 琳 琳 感 到 十 分 開 心 。

「 我 很 感 恩 能 夠 加 入 『 明 途 聯 繫 』 , 並 遇 到 一 位 好 上 司 作 為 我 的 良 師 益 友 , 修 補 了 我 與 家 人 之 間 的 關 係 。 過 去 五 年 , 我 在 工 作 上 獲 益 良 多 , 自 信 心 增 強 了 , 心 態 也 成 熟 了 。 今 後 我 會 繼 續 努 力 工 作 , 準 備 迎 接 每 一 個 新 挑 戰 。 」

林 長 珠 小 姐
傳 單 速 遞 員

擺 脫 消 極   重 燃 意 志

阿 珠 曾 任 職 玩 具 廠 和 導 電 廠 , 但 因 為 身 體 狀 況 不 理 想 , 所 以 最 長 的 工 作 也 只 能 擔 任 五 個 月 。 身 體 反 覆 地 受 疾 病 折 騰 , 意 志 也 在 不 經 不 覺 間 被 燃 燒 殆 盡 。 阿 珠 終 於 放 棄 再 找 工 作 , 寧 願 終 於 留 在 家 中 虛 耗 時 間 。 可 惜 卻 因 為 常 常 在 家 , 導 致 容 易 與 家 人 爭 吵 , 令 阿 珠 終 日 鬱 鬱 不 歡 , 之 後 更 被 醫 生 診 斷 患 上 抑 鬱 症 。

經 治 療 後 , 阿 珠 不 想 再 困 在 家 中 浪 費 光 陰 , 於 是 幾 經 醫 生 及 社 工 轉 介 下 到 「 明 途 聯 繫 」 工 作 , 負 責 於 屯 門 醫 院 派 發 宣 傳 單 張 。 能 夠 尋 回 人 生 方 向 , 阿 珠 感 到 非 常 高
興 , 疾 病 也 較 以 前 少 了 很 多 , 讓 她 感 到 生 命 重 新 灌 注 了 無 窮 新 動 力 。

「 我 很 滿 意 現 時 在 『 明 途 聯 繫 』 的 工 作 , 因 為 在 同 事 的 關 懷 下 , 工 作 較 以 前 輕 鬆 , 壓 力 不 大 。 相 比 起 以 前 留 在 家 中 , 我 現 在 的 心 情 較 為 平 穩 , 不 容 易 發 脾 氣 。 我 和 家 人 的 關 係 亦 因 此 改 善 , 這 是 我 在 重 踏 社 會 工 作 的 最 大 得 著 。 」